约瑟夫·迪特里希

编辑:运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12:38:04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迪特里希一般指约瑟夫·迪特里希
迪特里希是德国武装党卫队最重要的将领之一,而且因与希特勒有特殊的关系,在纳粹运动早期就是希特勒的私人保镖。
中文名
约瑟夫·迪特里希
外文名
Josef Dietrich
别    名
“老爹”  “赛普”
国    籍
德国
民    族
德意志
出生地
德意志帝国巴伐利亚哈万根
出生日期
1892年05月28日
逝世日期
1966年04月22日
职    业
军人
信    仰
纳粹主义

约瑟夫·迪特里希人物生平

编辑
这是迪特里希的彩色头像。 这是迪特里希的彩色头像。
迪特里希本名约瑟夫·迪特里希,大多数军史爱好者更熟悉他的绰号塞普·迪特里希(Sepp Dietrich)。
1892年5月2日迪特里希生于德国南部士瓦本的一个小村。士瓦本是南德意志的一个小邦,但当时已经是巴伐利亚王国的省份。德国20多年前刚刚由普鲁士统一,当时的"德国人"还是个新生概念,德国人内部的地域观念很重,大致分南部的巴伐利亚人,西部的莱茵兰人,中东部的普鲁士人3大块。
迪特里希家境贫寒,只上过8年学,后离家外出游历,到达北意大利,曾在一家旅馆作过几年杂役,然后一边打工一边流浪经过奥地利和瑞士,在1911年19岁时回到家乡,在一家面包房做工。
1914年一战爆发,迪特里希应征入伍,在巴伐利亚王太子指挥的德国第6集团军里当一名炮手,曾两次负伤,并得过二级铁十字勋章。
一战是以堑壕机枪为主的静态战争,交战双方都为怎么突破堑壕防御体系而绞尽脑汁。后来英国人发明了新式武器坦克,而德国则侧重依靠组合传统的兵种,编组精锐的突击队"Sturmtrup"以求得突破。一个典型的突击队营编有步兵、战斗工兵、伴随步兵炮、堑壕迫击炮等等,当时每个西线的德国集团军都至少编有一个营的突击队。迪特里希就是在战争后期加入突击队担任炮手,在战争的最后阶段又加入德军中很少的坦克兵,成为一名坦克炮手。这段经历足以让他自豪不已——德国在一战中坦克部队规模非常小,后来二战中德国的著名坦克将领,又有几人在一战中就在一线坦克部队服役,就连德国闪电战的鼻祖古德里安,一战时也仅是通讯军官而已。
德国战败以后,迪特里希复员回家,当了一名警察。与纳粹党后来的宣传相反,迪特里希其实并没有在希特勒身边参加1923年的慕尼黑"啤酒馆政变",因为直到1927到1928年间,迪特里希才加入纳粹党和党卫队。从他的党徽号是89015号,党卫队编号1177号也可以看出来,迪特里希不能算第一批的纳粹党员或党卫队成员。但是迪特里希一加入纳粹党,就被希特勒所倚重,担任了希特勒的司机兼私人保镖。其中的原因很多,迪特里希本人贫寒的出身,直率而不失幽默的性格,以及一战中的经历,都决定了他对纳粹党的意识形态有一种朴素的认同,而且迪特里希没受过多少教育,智力也不出众,希特勒反而对其更容易信任。
1933年纳粹党上台以后,作为帝国总理府官方警卫队的那部分党卫队扩充了规模,编成"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以迪特里希为首。这支警卫旗队挑选标准十分严格:所有士兵必须身高180公分以上,后来标准又提高到184公分,必须对"元 首"绝对忠诚,士兵必须证明家庭上溯到1800年没有非雅利安血统,军官必须证明 到1750年。
1934年,党卫队里的武装部队继续扩充,编成4个旗队,称为"希特勒警卫旗队","德意志","日尔曼"和"元首"。但因为兵源有限,"元首"旗队稍后才成立。这4个旗队统称为SS-VT,VT是 德文 verfugungstruppe,大概可以译为特别目的部队,SS-VT就是武装党卫队的前身,后来才正式改称武装党卫队 Waffen-SS。
这一 时期,SS-VT的组织编制和训练都急剧向正规军靠拢,一批国防军军官加入武装党卫队 ,带来了武装党卫队所缺乏的军事经验。值得一提的是,迪特里希本人头脑简单,并不是个"政治动物",再加上他一战老兵的经历,他更愿意把武装党卫队更多的看作是国防军的一员,而不是普通党卫队的一员。因此他与希姆莱的关系一度紧张,但由于希特勒的信任,希姆莱不得不对其有所容让。
武装党卫队的旗队相当于团。德国并吞奥地利的进军过程中,迪特里希的"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直属于
约瑟夫迪特里希 约瑟夫迪特里希
古德里安的19装甲军。1939年二战爆发,在波兰战役中,德军分博克的北方集团军群(下辖库希勒第3集团军和克鲁格第4集团军),龙德斯泰特的南方集团军群(下辖莱歇瑙第10集团军,布拉斯科维茨第8集团军,李斯特第14集团军)夹击波兰。迪特里希的警卫旗队团一开始隶属于第8集团军的第13军,军长魏克斯后来 也晋升为德军元帅,后来又转隶给南方集团军群的机械化主力第10集团军。
在波兰战役中武装党卫队暴露出了作战经验不足,训练不足,指挥参谋业务人员缺乏的弱点。警卫旗队尽管装备精良,士气高昂,但开战之后却一再地落后于上级指定的时间表,甚至有短时间被波兰军队包围,而不得不靠国防军部队接应出来的窘境。幸运的是,迪特里希虽然没有指挥一个团必须的参谋工作经验,但他有一个从国防军转过来的优秀参谋长比特里希。比特里希后来在二战后期接替豪塞尔当武装党卫队第2装甲军军长,在应对英军蒙哥马利的市场-花园作战中表现出色。
在波兰战役中,警卫旗队犯下了虐待俘虏和残杀平民的暴行,这将是大战中武装党卫队一系列暴行中的第一次。不过公允一点讲,武装党卫队所犯下的暴行虽然远多于国防军,但跟普通党卫队中的特别行动队(负责消灭占领区犹太人)和骷髅部队(管理集中营)那种有组织有目的的屠杀比起来,远不可同日而语。
德军一向以军纪严明而著称,波兰战役以后,对武装党卫队战争暴行的内部调查已经展开,担任占领军总司令的第8集团军司令布拉斯科维茨下令逮捕迪特里希,交付军事法庭审判。但在希特勒的干预下,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布拉斯科维茨因为此事得罪了希特勒,从此失宠。看一下德军元帅名录就会发现,波兰战役的所有集团军群和集团军司令,都是后来1940年晋升的首批元帅,只有布拉斯科维茨除外。而且布拉斯科维茨后来再也没有晋升为元帅的机会,他后来在西线指挥G集团军群,和盟军作战。
1940年的法国战役中,迪特里希的警卫旗队团编在博克的B集团军群,先征服荷兰 ,然后从北部进攻法军主力。在法国战役中,警卫旗队的表现出色,开始显露出后来成为德军王牌部队的苗头,但也并非完美。进攻荷兰首都鹿特丹时警卫旗队犯过一次严重错误。
当时德军向鹿特丹守军下达最后通牒,荷兰军队同意投降,但由于通讯联络中断,已经来不及通知德国空军,因此鹿特丹仍被轰炸。此后德军空降特种部队创建者、空降兵将军施图登特进城与荷兰军队安排投降事宜,却被冲进城来的武装党卫队警卫旗队误开枪打成重伤!施图登特后来官至上将,在西线指挥伞兵集团军,并曾短时间担任G集团军群司令。
虽然几乎杀死德国最优秀的将军之一,但法国战役中迪特里希和他的警卫旗队的总体表现优异,尤其当迪特里希在敦克尔克接到希特勒暂停前进的命令以后,竟然可以自作主张主动继续进攻,连军长古德里安也吃惊不小(当时AB两集团军群会合,警卫旗队暂时转隶A集团军群的古德里安19装甲军指挥)。直到战后,迪特里希和古德里安的私人关系都很好,尤其是战后古德里安当了新西德国防军的主要战略理论家,对受审的迪特里希有所帮助。
法国战局结束后,武装党卫队大规模扩充,原先的德意志、元首、日尔曼3个旗队合编成第一个武装党卫队师--武装党卫队第2"帝国"师,豪泽尔担任师长。另外和武装党卫队平行的另一个党卫队独立单位,管理集中营的骷髅部队,也抽调人员组成一个师加入武装党卫队,为武装党卫队第3"骷髅"师,师长是西奥多·艾克。骷髅师因为从师长到士兵原先都没有作战经验,在战斗中的表现比警卫旗队和帝国师都差,要到1942年底才算成熟。另外德国国内的警察也由党卫队控制,从警察中抽调人员编组了武装党卫队第4"警察"师。注意,武装党卫队第1师的番号空缺,这当然是留给警卫旗队的。但当时警卫旗队只是由团扩编成一个机械化旅,旅长仍是迪特里希。
1941年,德军发动东线战事前,先进攻巴尔干半岛,迪特里希指挥警卫旗队旅在李斯特元帅12集团军编成内闪击南斯拉夫和希腊。这一战标志着警卫旗队真正成熟,成为德军的精锐王牌。尤其是警卫旗队作为德军的装甲矛头,大胆穿越地形极为复杂的希腊中部品都斯山脉,突破易守难攻的各个隘口,猛穿猛插,一举切断了希腊西部在阿尔巴尼亚边境与意大利军对峙的希腊军主力,和希腊东部威尔逊指挥的英国远征军之间的联系。
希腊军队主力被合围,迪特里希代表德国接受希腊军司令官曹拉克格洛将军的投降。然后直取温泉关,迫使英国远征军从海上撤离希腊。此后,警卫旗队升编为武装党卫队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步兵师,简称LAH师——Liebstandarte Adolf Hitler.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LAH师在伦斯德元帅的南方集团军群克莱斯特第1装甲集群编成内,又一次充当先锋角色,并参加了乌曼合围战。但随后迪特里希却没有机会参加东线最大规模的基辅合围战,而是隶属舒贝特的11集团军向东越过基辅,进攻罗斯托夫
这时候的LAH师已经是德军著名的精锐王牌,不过注意,这时候LAH师还不是装甲师,而是装甲步兵师。1941年7月,迪特里希获颁骑士级铁十字勋章 ,成为德军第40名获此勋章的军官。半年后由于罗斯托夫的胜利,迪特里希在骑士十字勋章上添上了橡树叶,是德军的第41人。
在度过了俄国严酷的冬天以后,武装党卫队第1LAH师,第2帝国师,第3骷髅师撤出战场,运往法国,1942年7月,合编为第一个武装党卫队装甲军,由于是唯一的党卫装甲军,没有数字番号,军长是豪塞尔。同时,LAH师由装甲步兵师改编为装甲掷弹兵师。(附言,LAH师最终于1944年3月改编为装甲师,但那时迪特里希已经不担任师长了)
党卫装甲军回到东线战场时,已经是斯大林格勒战役以后,曼施泰因元帅奇迹般地避免了德军南翼的总崩溃,正在慢慢地向后撤退,引诱苏军拉长战线。党卫装甲军因为是新锐力量,以主力身份参加了哈尔科夫反击战,重新占领哈尔科夫。在这里,迪特里希的LAH师又制造了一场屠杀苏军野战医院伤员的暴行。因为哈尔科夫战役的胜利,迪特里希于1943年2月在骑士十字勋章上又获得了双剑,是德军第26名获此荣官。
1943年苏德战场的重头戏是库尔斯克战役,LAH师是其中的主角,参加了二战中最大规模的坦克战——普罗夫霍夫卡战斗。但迪特里希本人却没有参与其间。因为希特勒决定要编组第2个党卫装甲军,由迪特里希任军长,番号是第1党卫装甲军,而豪泽尔指挥的装甲军则被赋予第2党卫装甲军的番号。所以迪特里希返回法国,任务有两个:一是由LAH师抽调干部,组建新的武装党卫队第12"希特勒青年团"师, 二是组建他的军部。从苏德战争爆发,一直到战争结束,迪特里希的参谋长一直是克莱默,此人1941年以前一直是国防军的参谋部军官,拥有丰富的司令部工作经验,正好可以补迪特里希军事专业知识缺乏的弱点。
1943年7月,迪特里希的党卫第1装甲军正式在柏林成立。当时意大利投降,希特勒命令南线总司令凯塞林元帅在前线和盟军作战,让隆美尔的B集团军群司令部坐镇北意大利,弹压后方局势,迪特里希的军司令部也被派去隶属于隆美尔。但迪特里希只是坐镇德意边境阿尔卑斯山的勃伦纳山口,手下也没有可用的兵力, 是个光杆司令。(LAH师这时已经从俄国调到意大利,但不归迪特里希指挥,而归豪塞尔的第2党卫装甲军)。
意大利局势平静以后,隆美尔和迪特里希都去了法国,准备反击预料中的盟军登陆作战。迪特里希的第1党卫装甲军隶属西线装甲集群,下辖武装党卫队第12"希特勒青年团"师,第17"伯利钦根"师,和陆军第2装甲师 。
迪特里希对隆美尔的关系也值得一提。迪特里希这几年远离希特勒,亲身经历盟军压倒性的兵力、火力和空中优势,所以完全同情隆美尔、伦斯德和其它陆军将领同盟军媾和的想法。隆美尔有没有参加反希特勒的密谋集团,史学界尚无定论,隆美尔被希特勒逼死的,他的参谋长斯派达尔是密谋集团成员,战后坚持隆美尔是反希特勒的,这种说法最初被几乎所有史学家采纳,但戴维·欧文在他的隆美尔传记中却提出了质疑。但隆美尔主张与西方媾和是确定无疑的。而有证据显示迪特里希也持相同看法。
诺曼底,迪特里希和隆美尔相互配合,着实让盟军吃了不少苦头,但迪特里希战后对审问他的美军谈起隆美尔时,说"隆美尔是个报纸上的英雄,他根本不懂得坦克战,因为他没有在东线打过仗!他会做的,就是从坦克炮塔探出上半身,挥舞手中的元帅权仗,高喊我是非洲之王!"。这评价显然有失公允,反映出德军经历东线战斗的指挥官对没参加过东线作战的同事的轻视心理。
1944年诺曼底登陆战,迪特里希的军下辖武装党卫队希特勒青年团师,国防军第130装甲教导师(师长是前非洲装甲军参谋长拜尔莱因),国防军21装甲师。后来LAH师也调归他指挥。当时德军装甲部队的主力全部集中在北方英军的地段 ,包括迪特里希的第1,豪泽尔的第2(有SS第9霍亨施陶芬师,SS第10弗隆德斯堡师)两个党卫装甲军,和陆军第47装甲军。当防守诺曼底地区的陆军第7集团军司令多尔曼因心脏病突发死亡时,豪泽尔升任集团军司令,由迪特里希的前参谋长比特里希继任第2党卫装甲军军长。
德军的损失虽然惨重,但依靠着娴熟的战斗技巧和诺曼底地区灌木围田的有利地形,还是长时间地阻挡了英军蒙哥马利的所有突破企图。LAH师的魏特曼曾经创造过一辆坦克击溃英军一个坦克营的战例,而这个英军坦克营还是属于在北非号称"沙漠之鼠"的精锐第7装甲师的部队。
迪特里希因为成功的防御战而获得骑士十字勋章上的钻石饰,成为第26名获得德军最高军功奖赏"带橡树叶、双剑、钻石的骑士级铁十字勋章"的军官(并且是武装党卫队两位获此殊荣的人之一)。获得这一奖赏的二战德国军官共有27人,其中元帅有隆美尔,凯塞林,莫德尔和舍尔纳,上将有迪特里希,曼托菲尔,胡贝,巴尔克,绍肯,毛斯。其实在此之上,还有"带金橡树叶、双剑、钻石的骑士级铁十字勋章",不过一共只颁赠了一枚,颁给空军的俯冲轰炸机飞行员鲁德尔上校。他在二战中共击毁500多辆苏军坦克和自行火炮,几乎相当于一个苏军近卫坦克集团军的实力。
在这期间,7月20日谋杀希特勒未遂事件对迪特里希影响不大,迪特里希的司令部里有一条直通希特勒大本营的联络热线,第一时间就获悉希特勒还活着。但是随后美军在南方"眼镜蛇"行动获得突破,却彻底改变了西线的态势,美军新投入巴顿的第3集团军,从阿弗朗什向德军防线纵深突进,德军南方的薄弱兵力再也无法维持一条像样的防线。
在这一片混乱中,迪特里希于8月代理指挥整个德军第5装甲集团军(原西线装甲集群),在法莱兹试图拖住加拿大军的合围攻势,结果法莱兹比南面的阿尔让唐多守了5天,让大批陷入法莱兹-阿尔让唐口袋的德军钻了出来。之后,迪特里希又临时代理负伤的豪塞尔,指挥第7集团军,8月31日终于把第7集团军交代给埃贝尔巴赫将军,但埃贝尔巴赫第2天就不幸被英军俘虏,迪特里希又不得不回来代理,直到9月份把第7集团军交给陆军的曼托菲尔将军。
当西线的混乱局势于9月份告一段落,迪特里希被希特勒召回,组建另一个武装党卫队装甲集团军,番号是SS第6装甲集团军。在这期间,迪特里希利用他跟希特勒的特殊关系,试图为他的私人朋友,因为参加谋杀希特勒集团而被捕的,隆美尔的前参谋长斯派达尔中将说情。尽管没有成功,但斯派达尔在盖世太保狱中的待遇改善了不少。战后已经称为西德军队要员的斯派达尔也投桃报李,替迪特里希申请假释出过力。
武装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组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预定担任阿登攻势的主力。为此,集团军下属第1党卫装甲军,军长普里斯Priess,编有SS第1警卫旗队LAH师,师长蒙克Mohnke,第12希特勒青年团师,师长克莱默Kraemer。第2党卫装甲军,军长是比特里希,下属SS第2帝国师,师长拉麦丁Lammerding,第9霍亨施陶芬师,师长施塔德勒Stadler,和国防军装甲教练师,师长拜尔莱因。另外还临时借调来了陆军第15集团军的67步兵军。除了正规部队以外,还配备有斯科尔兹内的武装党卫队特种部队和海德上校的陆军空降兵。
迪特里希和他的党卫装甲集团军在阿登战役中的表现相当糟糕,这部分是因为阿登的地形,整个装甲集团军只有5条进军道路,很快就被堵塞,空投到敌后的海德上校的伞兵旅无论如何等不来预定的主力接应,被迫投降。整个集团军只有LAH师的派佩尔团级战斗队有过突破性的进展,这还是因为派佩尔在进攻中缴获了一个美军补给站的燃料才得以继续前进的。但派佩尔的部队和LAH师,党卫第1装甲军军部,迪特里希的集团军司令部的联络却无法沟通,进展情况根本不为上级所知,所以集团军根本没有发展这个突破口。
阿登战役的明星由预定的党卫装甲集团军,变成了曼陀菲尔的陆军第5装甲集团军。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客观条件,但迪特里希及其集团军司令部对战役细节的组织安排能力应该批评,像进军路线,通讯联络,燃料配给这些困难,事先都应有所考虑。当海德上校战前因为担心联络不畅,而向迪特里希建议将信鸽作备用联络手段时,迪特里希居然斥责道"你以为我是谁?开动物园的吗?"。迪特里希战后曾抱怨说天气也是一个困难,其实他应该感谢糟糕的 天气帮助德军避免了盟军在战役头几天的空中轰炸才对。派佩尔特遣队因为孤军突进过远,不得不撤回来,但此前制造了一起屠杀美军战俘的事件。迪特里希,派佩尔等人将在战后因为此事而受判。
阿登战役失败之后,党卫第6装甲集团军被运到匈牙利,隶属沃勒尔的南方集团军群,在巴拉顿湖附近发动对苏军乌克兰第3方面军的反攻,为此,吉勒Gille的武装党卫队第4装甲军也归迪特里希指挥,包括武装党卫队第3骷髅师和第5维京师。但是迪特里希的反攻和苏军向布达佩斯的总攻迎面相撞,在优势苏军的进攻下不得不撤退。为此希特勒大发雷霆,下令取消武装党卫队警卫旗队师,帝国师,骷髅师,霍亨施陶芬师的荣誉臂章。这对在前线苦战的迪特里希不啻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当迪特里希获悉这一消息时,整整精神恍惚了一天,嘴里自言自语着"在所有这一切之后,这就是感谢。"他当即下令禁止传达取消臂章的命令,但此事还是通过其它渠道传下去了。传说迪特里希把全部勋章都摘下来退回给希特勒。但迪特里希没有退回勋章。他的佩橡树叶、双剑、钻石的骑士十字章至今还保存在他的长子家里。
匈牙利反攻失败以后,迪特里希的党卫装甲集团军且战且退进入奥地利,在那里向背后的西线美军投降。迪特里希本人向美国第7集团军第36步兵师投降,随即被拘禁。
因为阿登战役中党卫军屠杀美军战俘事件,迪特里希和下属的军,师,团指挥官都受到审判,结果迪特里希被判处终生监禁,派普尔被判处死刑(但没有执行),参谋长克莱默判了10年,军长普里斯判了20年。这些人都被关在Landsberg城堡服刑,这个城堡监狱就是1923-1924年间希特勒因为啤酒馆政变失败而被监禁9个月,在狱中写"我的奋斗"一书的同一所监狱。
德军战犯都没有服满刑期,陆续假释出狱。迪特里希和派普尔两人是这个监狱的最后两名战犯,于1955年被假释。但1958年,迪特里希又面临西德政府的审判,这次是因为在1934年希特勒清洗罗姆的纳粹冲锋队的 "长刀之夜"当中所扮演的角色。迪特里希被判刑18个月,但因为健康问题,只坐了半年牢就出来了。1966年迪特里希在家中死于心脏病,享年74岁。

约瑟夫·迪特里希历史职位

编辑
党卫队突击队队长 1928年6月1日
党卫队突击队大队长 1928年8月1日
党卫队旗队长 1929年9月18日
党卫队区队长 1930年7月11日
党卫队地区总队长 1931年12月18日
党卫队副总指挥 1934年7月1日
党卫队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装甲兵大将 1944年8月1日

约瑟夫·迪特里希荣誉

编辑
约瑟夫·迪特里希的党卫军大将肩章 约瑟夫·迪特里希的党卫军大将肩章
二级铁十字勋章
黑色负伤纪念章
奥匈帝国勇敢勋章
一级铁十字勋章
1918式银质坦克作战勋章
三级巴伐利亚荣誉服役勋章
三级王冠配剑巴伐利亚军事功勋奖章
二级施莱西施鉴定章
一级施莱西施鉴定章
1914~1918配剑战功十字勋章
纳粹党血旗勋章
纳粹金质党徽
金质国家体育奖章
金质冲锋队体育奖章
二级德国奥林匹克荣誉勋章
意大利王冠饰十字勋章
合并奥地利奖章
合并苏台德奖章
布拉格城堡徽标
1939式1914二级铁十字誉记
1939式1914一级铁十字誉记
骑士铁十字勋章
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第41位)
东线作战纪念章
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第26位)
萨沃亚军事功勋十字勋章
钻石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第16位)
钻石饰金质飞行员/观测员组合奖章
党卫军骷髅戒指 党卫军骷髅戒指
党卫队长期服役奖章
国防军25年荣誉服役奖章
银质纳粹党荣誉服役章
二级佩剑罗马尼亚王冠勋章
党卫队全国领袖荣誉赐剑
党卫队骷髅戒指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外国 历史著作 历史 人物